司改资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司改资迅

司法改革催生大量司法辅助岗位 司法辅助人员数量将超法官

四川新闻网成都3月2日讯司法体制改革已成为我国当前的一个热门话题,各界对此都十分关注。日前,记者就司法体制改革员额制改革方面的相关问题,走访了西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徐静村和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四川省司法制度改革研究基地主任韩旭教授。

司法辅助人员数量将超法官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后,司法改革不再是司法机关“系统内部”管理制度或者司法技术的小改小革,而是国家政治改革的重要内容,并且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一个关键步骤。

徐静村教授说,司法改革经过若干省市近两年的试点,取得了不少经验和成绩。就法院系统而言,在法官员额制、责任制改革,审判团队建设,深化案件繁简分流与优化审理机制,促进行政减负与审判增效等方面,的确取得了可喜进展。有些地方法院,如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尚未改革的情况下,探索庭审实质化的程序运作和司法效果,取得了许多有益的经验。他在实际调研中,既感受到司法人员因改革取得的成绩而精神振奋、士气高涨的正能量,同时也感受到他们肩上承受的巨大压力和严峻挑战。例如,员额制改革虽然优化了法官队伍,但入额法官只占法官人数的百分之三十几,因此员额制改革完成后,立刻出现“案多人少”的矛盾,且多数法院并未在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同时,按1:1:1的配置比例解决法官助理和合格书记员的配备问题,入额法官任务重,不仅办案效率受到影响,办案质量也难确实保障。

韩旭教授也认为,改革前我国法院、检察院没有依据职能的不同对人员进行科学分类和合理配置,对司法辅助事务重视不够、投入不足,以至于出现并不从事审判(检察)业务的法官(检察官)和“大包大揽”承担了大量的非核心审判(检察)业务的法官(检察官),从而降低了办案效率。在新一轮司法体制改革试点中,中央提出要对司法人员进行分类管理,即将法院、检察院现有工作人员区分为法官(检察官)、司法辅助人员、司法行政人员,并分别规定了39%、46%、15%的比例。前期的法官、检察官入额遴选主要解决了39%的问题,而如何保证46%的司法辅助人员配备到位则是当前员额制改革亟待解决的问题。相信随着改革的深入,新型审判团队的建立,司法人员的结构将发生重大变化,包括法官助理、检察官助理、书记员在内的司法辅助人员数量将会超过法官、检察官。

司法辅助人员“三化”工作迫在眉睫

对于在实行法官员额制、责任制前提下,法官助理和书记员两种司法辅助人员各应具备什么资质、条件,如何建设好这两支队伍使之成为法官实现公正审判的重要辅助力量这个问题,徐静村教授指出,目前绝大多数试点法院尚未解决这一问题,从而导致以入额法官为核心组成的新的审判团队存在着“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格局,难以适应员额制、责任制改革后审判工作的需要。这些问题不仅是对入额法官和试点法院的挑战,也是对整个司法改革的挑战!

徐静村教授认为,改革实践中仅优化法官队伍是不够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作为法官办案的助手同样应当优化,否则不能组成以法官为核心的强有力的审判团队,提高办案效率和办案质量,确保司法公正。作为司法辅助人员的书记员是司法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建立完善的书记员招录聘用、教育培训、管理考核、职务序列、职业保障等管理制度,将书记员打造成一支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的队伍。一个合格书记员除应具备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献身司法工作的坚定信念和忠实履行职责的从业精神外,还应具备相当于大专至一般本科的文化素养与法律知识,同时具备初级速录师以上的专业技能才能适应书记员工作的需要。建议人社部门制定标准,并设立书记员资格考试,通过考试合格者,法院再择优招录,即可保证书记员队伍的优化,亦可以司法雇员身份长期聘用,形成法院一支稳定的专业队伍。对于法院现有的书记员,则可通过培训、考核、淘汰的办法进行优化,以解决当前“一只腿短”的问题。

韩旭教授也提出,提高法官的办案质量和效率不能仅靠加班加点、牺牲法定的休息时间来实现,必须从优化办案机制、合理配置人力资源入手。就审判工作而言,就是要建好审判团队,根据不同情况,可采取“N(法官)+N(法官助理)+1(书记员)”或者“1(法官)+N(法官助理)+1(书记员)”等模式。当前的任务,就是要按照中央确定的比例,尽快使司法辅助人员配备到位,加强司法辅助人员的招录、选任、培训、考核、晋升等工作,建立有别于司法官的单独职务序列,这是员额制改革能否成功的重要一环。

智能语言识别技术将替代书记员?

针对目前一些法庭上出现的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该技术是否能替代书记员工作这一问题,韩旭教授认为,智能语音识别技术在庭审中的应用固然有助于提高庭审记录的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书记员的工作量,但是它不能完全代替书记员的工作。一是智能语音识别技术无论多么发达,总会存在识别上的误差,导致语音所转换文字的错误,而纠正这些错误,仍需要由人来完成。二是面对庭审中当事人或者证人表现出的非语言“情态信息”,例如演示的动作、愤怒的表情、哭泣的声音等,语音识别技术则失去了“用武之地”。而上述这些非语言信息对判断证据的真伪、法官心证的形成都具有证明价值,因此庭审笔录中也应当予以客观记载,实践中书记员一般多以括号备注的方式进行记载。